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这部王牌科幻,能挽救 HBO 的颓势吗?

尽管在流媒体大势的面前,过去几年北美的传统电视网络在剧集市场上占有的份额明显被刮分掉不少,但 2010 年代仍旧是 HBO 引以为傲的十年。

即便全球剧王《权利的游戏》以烂尾收场让人倍感唏嘘,HBO 还是轻松地以《切尔诺贝利》和《守望者》实现了 2010 年代的完美收官,向观众宣告了自家剧集出品的强大实力。

相较之下,2020 年对于 HBO 来说可谓无比黯淡的一年,本年度制作出品的重要电视剧集项目《局外人》《西部世界》《反美阴谋》《梅森探案集》《恶魔之地》均无一例外遭遇到口碑的下滑,热度也降得很快。

这种萎靡不振的情况持续了整整八个月,直到本月一部新剧的播出才正式结束了连扑的尴尬局面。

《局外人》《西部世界》《反美阴谋》《梅森探案集》《恶魔之地》

这部新剧便是由好莱坞著名导演雷德利 · 斯科特亲自参与制片和导演工作的科幻类型剧集《异星灾变》(Raised by Wolves),该剧于 9 月初正式登陆 HBO,刚刚播出过半便已经获得了观众不俗的反响。

截至目前,豆瓣评分已上涨至 9.1 分,IMDb 则维持在 8.6 分,是继德剧《暗黑》之后的又一部高分科幻类剧集。

剧集《异星灾变》讲述未来人类被复辟的宗教(密特拉教)奴役后,一段发生在信教者、无神论者和仿生人之间的故事。

整部剧最早进入观众视野的主要角色,是两个着装一致的仿生机器人,一个叫 Mother,一个叫 Father。他们驾驶飞行器来到荒无人烟的开普勒– 22b 号行星,这里气象环境恶劣,除了植物尚存,看不到任何生灵的存在。

Mother 和 Father 来到这里是带着目的性的,他们根据无神论者的指令,寻觅一片没有人类踏足但适宜人类生长的土壤,企图在这里抚养一批人类长大,以建立对抗密特拉教的无神论文明。这是一个形同宗教神话中创世的壮举,Mother 和 Father 则像是伊甸园里的夏娃和亚当在这片荒地上扎根。

由于飞行器着陆时不慎掉进深不见底的圆洞中,Mother 和 Father 只拿到飞行器上的一部分胚胎。他们在这片荒地上开垦,发现土地里满是大型动物的白骨,说明星球上曾有可移动的生命体存在过。

Mother 用自己身体外接导管到培养盒中,一次性培育了多个胚胎。按照正常的发育周期,胚胎将在 9 个月左右后被取出。

最小的婴儿从培养盒中取出来时已经断了呼吸,Father 打算按照规定将他作为营养分享给其他婴儿。Mother 劝阻后将婴儿抱进怀中,尝试着向他输送能量医治。

果不其然,婴儿最终活了下来;按程序规定,他们以造物主的名字为这个最小的婴儿命名,叫坎皮恩(Campion)。

Mother、Father 和孩子过着快乐的生活,可惜好景不长,那些原本安然无恙的婴儿在长成孩童的过程中,一个接着一个地因为身体原因逝去,只剩下当初艰难存活下来的坎皮恩。

显然,坎皮恩是一个无法解释的特例,他和其他孩子并不相同。这也悄然印证了他与造物主共同的名字,他成为了这个星球上第一个且也是唯一一个活下来的人类。

随着时间的推移,仿生人的能量也会耗尽,身体零件也会废旧,Mother 和 Father 也有生命的时限。

来到星球 12 年后,Mother 的身体第一次出现故障。Father 打算潜进洞里的飞行器,向密特拉教的人求救,Mother 发现后结束了他的身体运作。然而,坎皮恩最后还是私自潜到飞行器里向密特拉人发出了信号。

密特拉教徒来到这里,企图把坎皮恩带走。被激怒的 Mother 开启战斗模式,发出令人战栗的声音,直视她眼睛的人顷刻就会化为一摊肉浆。

消灭了陆地上的密特拉人后,Mother 乘着密特拉教徒的飞行器来到盘旋在星球上空的方舟中。她将方舟里的教徒们悉数毁灭,将剩下的五个孩子带回星球与坎皮恩作伴。Mother 很快修复了 Father,原来出故障的其实是 Father,Mother 则始终按照指令严格执行着自己的任务。

不久,星球上有神秘生物出没,它们在夜里向坎皮恩的住所侵袭。尽管被强大的 Mother 及时消灭了,但这件事也印证了这座星球并非一片死寂的事实。坎皮恩和其他孩子的生存面临着更多可知和不可知的危险。

孩子们原本对 Mother 充满了抵触情绪,但随着活捉到的神秘生物被公告于众,孩子们与 Mother 的距离渐渐地被拉进。

Mother 在密特拉人的飞行器残骸里找到了还能继续使用的意识互动器,这个发明原本是供那些在太空旅行中沉睡的人类相互交流而使用的,但仿生人实际上也能使用。

Mother 靠着这台机器进入了自己的意识之中,她看到了在开普勒– 22b 号行星上与坎皮恩相处的记忆,这些记忆片段更进一步唤醒了她的情感。

在对这台机器的多次使用下,Mother 最终在自身记忆深处,看到了当年来到开普勒– 22b 号行星前的整个过程,看到了创造她的造物主坎皮恩 · 斯特奇斯,看到了他们过去相处的点滴。

原来,Mother 也曾有过与人类别无二致的情感和期待,只不过是为了孕育新文明的诞生,生命即将殆尽的坎皮恩将他们之间的回忆封藏起来。

开普勒– 22b 号行星上 Mother、Father 与坎皮恩等人的磨合是整部剧的主线,而两个无神论者潜入密特拉教的故事则是本剧的另一条至关重要的线索。

这条线索更深入地观察了宗教内部腐败的政治斗争,以及各种神迹的显现。它告诉观众《异星灾变》并不只是一部科幻剧集而已,还涉及到了神学范畴的叙事。至于整部剧究竟是纯科学的世界观,还是科学与神共存的世界观,观众不妨耐心等待剧集随后几集的揭示。

从雷德利 · 斯科特到《异星灾变》

雷德利 · 斯科特并不是好莱坞第一个试水科幻类型剧集的大导演。在他之前,斯皮尔伯格已经亲自参与了《陨落星辰》《穹顶之下》《传世》三个科幻剧集项目,但反响都远不如预期。

《陨落星辰》《穹顶之下》《传世》

在好莱坞科幻片从 B 级制作一跃成为最主流的商业类型的几十年时间里,观众似乎已经吃透这个类型的固有定式。因而,打造新概念(宗教神话与科幻融合)的《异形灾变》之所以能脱颖而出,显然是有理可循的。

严格来讲,《异星灾变》并不能完全地算作雷德利 · 斯科特的作品。他并没有全程地参与到剧集的开发中来,仅作为导演执导了开篇两集,也并非本剧的核心编剧。

但这并不妨碍《异星灾变》与雷德利 · 斯科特的紧密联系。整部剧的很多基础设定和框架,诸如仿生人和太空想象均考自斯科特的《异形》《银翼杀手》《普罗米修斯》等作品。而整部剧暗黑、神秘且深邃哲学化的质感,则延续了《异形》的两部前传《普罗米修斯》和《契约》。

新旧神话

科幻作品在某种意义上是脱胎自神话故事,很多经典科幻小说和电影均有神话背景可考。比如像《星球大战》这种掀起了太空歌剧浪潮的划时代作品,更是毫不避讳神话的世界观,将科幻与神话直接结合起来。

雷德利 · 斯科特导演对于利用科幻片世界观进行神话书写的执迷在《普罗米修斯》和《异形:契约》中便已经非常明显。

2012《普罗米修斯》

2017《异形:契约》

剧集《异星灾变》同样延续了雷德利 · 斯科特借科幻框架进行神话书写的这条道路,剧名 "Raised by Wolves" 便是取自罗马神话中著名的狼孩故事。

剧中 Mother 对应的正是狼的形象,当 Mother 培育的孩子逝去时,她便向着天空发出了狼的悲鸣声,这个情节已经很露骨地表达了整部剧的神话内涵。与此同时,剧中还出现了很多与创世神话和宗教文化隐喻对称的场景;密特拉则是结合了宗教神学和科技文明的矛盾体。

当前文明反思

剧集《异星灾变》尽管是一部故事背景设置在 22 世纪中后期的科幻作品,但它实际上也是关于当前世界的作品。整部剧对当前人类社会有着许多悲观性预测,譬如那个全程核爆炸场面的片头,即反映当世不稳定国际局势下的核恐慌。

新宗教 / 政权的独裁与腐败、对少数族群(剧中无神论人类)的屠杀、仿生机器人的破坏性都是应当被警惕的 …… 当我们自以为进入了更高级的文明状态时,我们很可能正在掉入文明所设下的陷阱之中,文明同样也是一把双刃剑。

从当前的剧情发展来看,《异星灾变》仍旧是一部神秘且费解的作品。剧中牵涉的神话体系和后现代符号体系是复杂难解的,对国内缺乏基督教文化熏陶的观众来讲更是无比抽象。但中文互联网上持续高涨的讨论度和好评,已经反映了这部剧超越文化隔阂的强大魅力。

作者 | 卡洛斯的三棵树;

编辑 | 骑屋顶少年;转载请注明出处

以上内容由"看电影看到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电影资讯

电影资讯

一切为了爱电影的你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